伤心石佛营

文/石血
上次见小天的时候已经是两个礼拜前的事情了。今天我飞信她,问她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过了有一会儿时间她才飞信回我,并且说房子到期了,已经从石佛营搬回了学校。目前正在看书,准备考试。四月底再出来拼一拼。
我说这样也好,目前这个阶段,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她对我说,一开始把社会想得太美好,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到石佛营,因为太伤心了。
小天是我曾经的实习生,实习那会儿,她才大二。因为她是专科,所以面临着就业还是升学的选择。她很想挣些钱,哪怕只是1000块。
在她实习的那段时间里,我交给她一些简单的工作去做,对于一个学广告的学生来说,这些工作简单地再简单不过了。只是这次实习,是没有工资的。
小天当时还住学校,她的学校离公司很远,我允许她上午10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这样,一个女孩子不会在天黑的时候回去,这样,对大家都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一晃时间过去了两个月,马上就要放暑假,小天选择了离开。后来,她对我说,这里的人际很是复杂,另外这里实习没有工资,也不知道能不能呆下去,放暑假了,学校不让住,她得租房子,她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她不得不离开。
我能明白她的感受,她走得时候似乎长出了一口气。
她觉得我人很好,很照顾她。所以在她走得这段日子里,偶尔还保持着Q上的一些简单的联系。她通常是用手机上Q的。
小天是山东人,在北京上专科,学美术。已经呆了两年,满口却是改不了的山东腔,她极力的去说普通话,可是有的时候我还是听得不太清楚。
暑假的时候她回了家,当她告诉我已经回到北京的时候,她也和我说,她恋爱了,问我不在一起的爱情应该怎么做。我说,既然爱他就去找他吧。我说,我很羡慕你,还有爱情,看来我也要去寻找我的爱情了。再联系我的时候她问我找到爱情了么?我开玩笑得说,我找到了,我要结婚了。她说,我结婚她怎么心里这么的不舒服呢?
一晃半年过去了,我们再联系的时候已经就快过年了。她让我为她找房子,说找到了一份工作,可是就是找不到房子。最终我也没有找到合适她的房子。
大年初五的时候,她说已经来到了北京,一个朋友帮她找到了房子,是一间地下室,已经住下了。她很兴奋,想像着未来的生活。
她的新工作离我的工作地点不远,她的公司在年初招了一批人进来,包括她在内。小天每天都会问我忙不忙,因为她不是很远。一会儿,她问我如何做PPT,一会儿问我PHOTOSHOP的使用。我能感受到她的兴奋劲。
在这段时间里,我去过小天住得地方一次。她住得地方离我也不远,在石佛营西里。那是一个楼层的地下室,有很多人居住,这是完全的纯地下,一点光线都见不着,一年四季都需要开着灯。不足10平米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一个桌子。
很难想像一个如此可爱、穿着靓丽的女孩子会居然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对我来讲,这是事实,也是真实的。也许大部分的北漂都经历过如此的居住环境,但是,如果非要选择的话,一般人也是不会选择在这里居住,它很便宜,但是相当的不安全。
小天倒是想得很开,也是因为着急,毕竟年还没有过完,房子太难找了,而且还要离公司近。但是至少这个环境是属于她自己的。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工作能好一些,并且不用再朝家里要钱了。
我问小天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她说她的父亲是搞房产的,母亲不工作,上面有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她说这几年学美术,又上大学花了父母不少的钱,自己再这样的呆下去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我很能明白小天的心情,对于即将毕业的人来说,找工作真的是一件很着急的事情吧。事实上,我总怀疑自己是否还年青,对于我来讲,马上就要毕业4年的人来说,似乎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差别,有一点肯定的是,我总认为没有大学毕业的学生总是小的,而我却是大的。我经常会和未毕业的大学生说要好好享受大学最后的时光,上大学的时候应该给自己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珍惜那些最后的时光吧。可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大学毕业确实不太好找工作。
我对小天讲,其实她的状态是非常好的,至少不会没有想法,不会迷茫。她很开心。
那天,我回去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过去,迷茫过,颓废过,不知所措过。人生在这几年变化了太多太多,如果我还能像小天一样单纯该有多好。
接下来的日子是小天工作的日子,一开始的时候很是清闲,有事儿没事儿每天她都会和我说上几句话,说着自己的工作,没有事情,不知道该要做些什么。领导让做PPT,她不会,PS也不是很熟练,但是她很开心。
两个星期过后,小天和网上和我说领导叫她过去,她下线了。晚上的时候,她和我说,她被劝退了,理由是经验不足。
这对小天来讲是个不小的打击,她的脸上挂着一样傻傻地笑,可是她说,她从晚上哭到早晨,不敢告诉家人,不敢面对一个人的墙壁。幸福来得很快,同时走得也很快。
我对小天说,这不过是人生的一种经历而已,也许也是一件好事儿。
在后来的日子里,小天不断的投着简历,包括前台。我问她为什么连前台都做,她说,她觉得自己没什么能力。我开玩笑说她的普通话都说不好如何做前台呢?她说,连她姐姐都在担心这个问题,在北京呆了四年,居然普通话都没有说好。
小天每次面试都会告诉说,说自己没有信心。但是还是去面试了好几家公司。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直与小天失去联系,终于有天她问我怎么样的时候,我问她如何。她说已经搬回学校了,就有如前面讲得一样,石佛营成了她伤心的地方,现在的她,想要好好的学习,争取通过考试。
我还是告诉小天,这样也是好的,在有限的学校生活里,心情的享受有限的时间吧。
一直没有和小天联系,有天早晨小天给我短信,说腾讯让她面试前台。
小天又开始了新的生活旅程。

请关注微信号:yunxuancaotang
或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片中的二维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