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轩草堂·北京的味道

文/石血

还是那个味道,丁铭一出门就狠狠地闻了闻清晨的空气。这种味道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怀念。

又是一年了,这是丁铭毕业后到北京的第六年。记得当年刚下火车,丁铭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把搂过身旁的张小月大声地说:“北京,我们来啦。”那时,他们的双眼里都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

每年春节过后都有这样的感觉,那是春的气息,那是新的开始。通常每年这会儿丁铭都会给自己未来的一年制定自己心中宏伟的目标,当新鲜的空气透过头脑时,整个的身体都会为之振奋。

五年过去了,丁铭还是丁铭,张小月却已不在身边。走在路上,丁铭还在想,“她应该过得很好吧?”

今年似乎怀念大过新鲜,接连几天这样的味道带给丁铭的都是曾经的记忆,有时他觉得很多事情都在眼前刚刚发生却已经度过了许多年。曾经有过的温柔在陌生过后又渐渐重现在自己的面前,只是物是人非,那感觉已和从前大不相同了。

街头已经有了些许的绿,整个京城在和煦的阳光下尽显着它的安详与从容。如果现在的记忆与一切都代表着美好,丁铭反而想回到曾经和张小月在一起居住的地方看一看,看看那些所谓痛苦的生活,回忆一下那曾经有过的冷漠与不安。

“那时候苦啊,觉得一出门感觉就是下雨天。”偶尔,丁铭的新女友丽菁也会问他的过去。

“现在天晴了?”,丽菁搂着丁铭的脖子。

“是啊,你看这天气好的。”

丁铭是在回北京的火车上认识丽菁的,一上车丁铭就注意到了坐在他身边的小姑娘。她是那样的瘦,瘦得似乎风一吹就可以将她吹倒。路上无言,直到丁铭要起身去卫生间时不小心将放在桌面的水打翻在丽菁的腿上的时候这才有了交流。

“实在不好意思,真对不起啊。”丁铭以为丽菁发怒。

“不,不,是我放的地方太靠边了。”丽菁用发嗲的声音回应着丁铭。

“呵,你的声音还真可爱呀。”

“显小是吗?我说惯啦,我妈总说我如果不改改的话就嫁不出去啦。”

“你嫁不出去?那不可能,你长这么漂亮,现在男人都喜欢你这样的。”

“那我怎么找不到男朋友?”

“是你要求高吧。”

“我都没要求,只是我也不知道要找什么什么样的。”

“这就是最高的要求。”

……

“你做什么哒?”丽菁问丁铭。

“记者。你呢?”

“我在建材城卖家具。”丽菁低着头说,“真羡慕你啊。”

“你这么瘦的身材怎么卖家具啊?”

“没办法,我学习不好。上学的时候没好好学。”

“那你上学学什么啊?”

“影视特效。”

“呵,幸好你没干,我认识几个哥们儿都干这个,我也会点。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废脑子,容易谢顶啊。”

“是啊,机器慢时想砸机器。”

哈哈哈,两个人大笑了起来。

“你真没男朋友啊?”

“真没。”

“用我介绍不?”

“给我介绍记者啊?好啊。”

……

丁铭四下看看其它的乘客,凑到丽菁的耳边小声地说:“你看哥们儿行不?”

丽菁低下了头,抿着嘴偷偷地笑了。

有时候事情简单了,幸福也就来了。丽菁说第一眼见到丁铭的时候就觉得会有事情发生……那么该发生的也就发生了。

北京二月的天气真是好的出奇,曾经的记忆却被新鲜提起。熟悉的画面,过去的碎片,在这个有味道的城市里都随着春风飘去吧。

请关注微信号:yunxuancaotang

或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片中的二维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