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狂 第一篇

0

2005年5月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我和燕子在服装学院的小饭馆里正式分手,结束5年的异地恋情,从此再没见过。


 1
事实上,这件事情今天说起来轻松,不带任何愤怒,但在我人生的前25年里触动很大。我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从刚生下来到知道有朋友,再到大学之前,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几乎都在我的脑海中想了一遍。有时候我想回到过去,回到父母的那个年代,有真诚的爱情,有努力的方向,而我则是在一种绝望并且对未来没有目标的状态中生活,这种孤单与无聊让我有了抑郁了征兆,或大喜,或大悲,但是离不开人,情绪反复无常,在我看来,我是怕我自己废了。


 2

我失去了一个动力,更失去了一个方向。动力是女人,方向是考研。当动力不再,方向也越来越迷茫。有人说考研是自己的事,但我确实将女人加入了其中。我有很多完美的幻想,并且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付出收获更多的美好。


目标没了,但我得活着。为什么活着?我也不知道,先混过这半年的考研时间再说,再去工作,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的方法是,跟着别人活着,别人让我怎么活我就怎么活。所以我跟着刘小亮活着,只要他有时间,或者喝酒,或者打台球,或者网吧去打游戏,虽然我根本上不了心,但是至少我有事情可做。


这可能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挫折,没事的时候我便反思自己的性格与当时的思想。我写MSNspace,我自己创建网站,我写自己不堪的思想,我写无聊下流与懦弱。我想博得很多的同情,朋友们也确实为我落泪,但是无论怎么写,燕子都不会看到,我听着自己设置的背景音乐,自己感动自己。

这种方式对我来说,毫无作用,换来的是父亲的两个耳光,因为我不仅在家中混吃混喝,还醉生梦死。其实我真的不想这样,我写作,我画画,都是想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现在看,事实上倒不如找到燕子,给她两个耳光唾弃她一口有效。我没干,我也找不到她。在这一年中,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等,等一个时间点,等一个已知的结果,消化一个已成事实的结局。

3

那下夜晚,雨下得非常的大。我从服装学院回到租住在小宾馆里一夜没睡,眼睛一直盯着房间的屋顶,光线很暗,耳朵两边都是嗡嗡的轰鸣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也没睡多久。梦里,燕子再也不是活泼的燕子,燕子从此变成了穿着白衣的贞子。

那天醒来以后,我知道,我在北京呆不下去了。

4

我做不到悄然无声地沉沦,憋着事不是我的性格,我四处想要找到可以发泄的地方,只为自己能真正地活过来。

我知道失去时间可是解决问题,但是不知道那么多久。几年过去了,当我真正意识到从自己阴郁的空房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再苦的事情终究还会过去。


我是喜欢燕子的,我只是喜欢自己想像中的燕子。


5

不管怎么说,喜欢一个姑娘还是有自己的理由。我无论怎么和朋友们说我的感情很是被动,但我内心里确实愿意保护弱小的,头发丝般细滑,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姑娘。我和燕子高中两年半没什么交集,她并不在我的社交圈里,但是那种关怀与温柔还是击中了那个年纪的我,我对爱情的理解是责任,还有一辈子。


但是无论你有多宏伟的幻想,分手的理由和别人没什么不同,燕子跟别人跑了。我一度用自己去她新的男人去比,无论你在哪方面占优,但是输了就是输了,并且输得委屈,输得体无完肤。


 6

我想过如果再见燕子,究竟会说什么?是冷笑,还是愤恨,如果按照今天这个状态来看,我根本顾不上她,燕子对我现在的生活无关紧要,我可能连嗨一声都不会有吧。


原来没有高冷这个词,燕子也不是那种人,她是小女人,话不多,似乎对未来也想得很少。这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看法,如果真不想的话,何必离开我呢?她对任何事情,没有那么的冲动与惊喜,或许就是这种静让我有了一种可欺负又可保护的理由,恋爱让我觉得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但异地恋就是自己和自己玩。

7

燕子离开以后,我的生活有了质的变化。当然是向坏去发展,嘴上说永远相爱情,但却对女人恐惧。厌世,活着没有意思,我向只苍蝇一样满街乱撞,我不积极,不阳光,不快乐,但却也不敢在家里呆着。我无法去想未来,时间就在那一年里终止。有人说只有新的恋情开始时,过去才会慢慢忘记。有喜欢我的姑娘,但是我却爱不起来。我没资格爱,我怕痛苦,我怕一起痛苦,我更怕讥讽。我总在幻想一群男人与女人,我一般熟的,或者别人只认识我的在我的背后说我傻逼,但是事实上,他们说的没错,我傻逼了,傻逼到完蛋了。


所以我睡不着觉,我厌世,我睡不着的时候,别的男人在操燕子,白天操,晚上操,我在痛苦,她在操逼。我崩溃了,各种不好的问题都在我的身边出现。我感冒一个多月都没好,开始长大量的头屑,怕黑,怕下午,更怕睡不着觉。走在街上,我似乎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我似乎被一个罩子罩住,别人听不到我,也看不到我。我没什么追求,吃喝也没什么兴趣,唯美能做的就是写下自己的各种感受,还有愤怒与懦弱。世界都是不现实的,是一场梦境,既然是梦,活着就似乎没了什么意义,所以我想到了生死,但却怕死,我想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我极度渴望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形下死去,并且没有痛苦。

2005年,我活得浑浑噩噩的,靠朋友,靠家人生活,漫无目标与目的,身体与身心都在受罪。

8

有些事情,说起来了简单,一晃悠就是很多年。所以,我和燕子好得突然,但是分开的悲惨,或许只有我一个人悲惨吧。有时候我总在想为我自己的一生留下些什么,但是说起来却毫无头绪,所以我不断地重复自己一岁的事情,两岁的事情,烦了就重新开始。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的性格与命运似乎从小时候就注定了。

9

所以我还是从我一岁的时候说起。

三岁的时候,我肯定是还在穿开裆裤,因为我的记得深刻。我有一条带花的小开档裤,有一回在楼下媒堆上玩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屁股上全沾满了煤灰,并且因为很脏,我自己还哭成跑回了家。三岁,是我真正有一些记忆的年纪。至于一岁,我总和朋友说,印象中就是奶奶家灯泡的光线,没有那么的昏黄。爷爷,奶奶,二叔,三叔,老叔都围着我转,我在饭桌上被人互相接捧着抱着,大家都很疼我,想喂我吃东西。所以我的眼睛上方有印象的东西就是从房顶拉下来的灯泡的颜色,很晃。似乎我还在这个过程中忍不住拉了一泡稀,至于是不是拉到谁的碗里,我也不知道了。但是一岁对我来说唯一的记忆就是光线了。


两岁的记忆会多一些,最多记忆但是在床上的翻滚或者是“让爷爷摸个鸡儿”。我从小跟随爷爷奶奶长大,大家依然爱我,父母不在身边,父亲来了就让让我从床的一边前滚翻到床的另一边,我乐此不疲,很有成就感。但是却对“让爷爷摸个狗鸡儿”这事儿极度的厌烦,因为很疼。


所以三岁我便有了很多真正的碎片似的记忆,因为我已经学会了直立行走。所以,三岁开始有了比我大的朋友,也认识了楼上楼下的小女孩儿。四岁可能有了泡泡糖,跳房子,五岁的时候是不是起过了“榨菜”,六岁的时候是不是开始上了预红班,那时我也有了自己的小社交圈子。总之,让我快速直接想起来的会有这么多,但是细细想,会有很多很多的场景。我的爷爷,我的奶奶,我在房间里的一些细节。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记性不错,所以伴随我不好的一点便是,想得太多,所以我真的有抑郁的一些倾向吧。


绝不可能把我一辈子的每一天都写出来吧,我从高三说起,因为那是我和燕子相识的开始。那年是1997年。


10


在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之前,生活一切正常。81年我出生,88年上小学,92年转学,94年升入初中,97年学习美术,也正是因为美术,我对未来有了美好的幻想。

那幻想是有色彩味道的美术教室,有花儿一般的姑娘。极其简单。直到后来工作,我依然对学校有天然的幻想。

11

首先要说的是,很多人觉得高中阶段是最苦的一段日子,因为要高考,因为要决定命运。但是在我看来,高中生活是一段快乐的,有梦想的也并不劳累的三年时光。这和我的美术专业有关,高考前大家便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上大学,上哪所大学,大家努力画画,文化课成绩只需要普通高中生的三分之一。所以我的高中生活压力并不大,只是后悔没有努力或者没有复习一年考上更好的大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