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七)

这不是我和孙琪的第一次,事实上。在和孙琪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趁家中无人偷情般的做过一次。印象中,那天我射得很快,甚至还没看清孙琪木耳的样子!唉,屌丝天生就是屌丝吧。
这次不一样,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环境。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我迫不及待的掀开孙琪的被子。当两条火热的身体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六)

我和孙琪坐在山坡上看远处的城市。远方,高楼林立,这个城市正在加快建设的脚步,和我小时候相比,似乎都不大熟悉了。
孙琪挽着我,轻轻地贴在我的肩膀上,只是说:“和我去北京吧!”
此时,距离过年就剩下3天了,我的头脑很乱。各种想法纠结在的大脑当中。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像孙琪一样去考个研究生,重新走回学生路,……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五)

如果我有勇气,我是否拿得起屠刀。
如果我有勇气,我是否拿得住绳索。
如果我有勇气,我是否握得住药瓶。
如果我有勇气,我是否可在水中呼吸。
我没有勇气。
我真的没有勇气。
我在平静中醒来,记忆停留在我冲向大车的一刹那。我想我没有死去,我庆幸自己的福大命大。
我也能记得过去所有的事情,丽菁的离开犹如在我……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四)

“爸爸,爸爸!你醒醒呀,快醒醒呀。”
我被两声稚嫩地叫声叫醒,“西西!”
我急忙坐起身,看着西西抓着我的胳膊,而梦萝则在一旁对我微笑。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大叫:“梦萝,我记得这一切,我记得你,我记得西西。这是怎么回事啊!”
梦萝靠在我肩膀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我的脸,说:“因为你根本就没睡着!傻瓜!……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三)

她哭了,不是嚎啕大哭,是那种眼泪在眼圈打转那种,似乎也在控诉,“你们都是好人,就我王八蛋,你们让我死,那我就去死好了。”是不是我想太多了?
终于她深呼了一口气,“对不起…”。还是那三个字。
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吧,丽菁不是一个见了面就很有话题的女人,如果我不说话,她几乎不会引起话题。确实,今天也不是来……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二)

丽菁没特别说她和她现在老公的事情,或许不好意思开口。总之2004年的时候,我来北京工作,她越发的紧张,越来越觉得我们不合适,直到毕业她终于说出了分手两个字。
丽菁说,分手后,我闹得很厉害,另外没多久便和那人在了一起,她的压力很大,所以她的事情,别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她不太敢面对我,听说我出车祸,她甚至……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一)

那个年代,古天乐那版的《神雕侠侣》正流行,所以女神便得了个“神仙姐姐”的称号。
我和丽菁说:“我QQ上有她,到时候我得去问问。”
“那会儿基本上是她跟班儿。”丽菁继续说道。
“嗷!”
“还记得你当时和我坐一起时,你说过你喜欢她么?”丽菁说道。
“我是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丽菁说当时因为我美术成绩……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二十)

我似乎都有些沉醉在《遇见》中幻想的画面里,幻想着如果冬天离去,我的记忆是否也会在某天某月醒过来呢?
窗外还贴着圣诞老人和圣诞树的图片,国外的节日在元旦并没有因为传统而有任何的改变,当对面的商铺挂着大红灯笼的时候这边显得洋气多了。
与此同时,窗外马路对面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玫瑰红色裤子的女人刚刚从出租……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十九)

怡春街临河,旧时属于烟花酒巷,如今却成了文艺小资的酒吧一条街。
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夜间这里依然灯红酒绿,整个街道在灯光的粉饰下,显得特有艺术的感觉。
踏进月亮酒吧的时候里面人不多,我环视了一下,见一个单身的女孩静静地坐在里面的位置上,我用眼神和她交流了一下发现她并不是我要找的丽菁,于是我选择了靠窗的……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我这些年没说得清楚的一些事儿(十八)

再回到KTV包间的时候,李星正对着电视干吼,一会儿压低声音变男声,一会儿又装作模仿莫文蔚声音很像的样子。在她旁边,我的初中同学张宏正一边咪着眼吐着舌头夸李星唱得好,一边拉着手抚摸李星的手背。见我进来,李星一把推开张宏,大骂“干吗呐你,流氓。”
张宏不以为耻,还说多年没见,李星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我骂……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